收藏本站( Ctrl+D )【www.guyanxiaoshuo.com,网址就是古言小说拼音,聪明人一眼就记住了!】
当前位置:古言小说网>豪门盗情:她来自古代> 第3796章,倾蓝步步紧逼

第3796章,倾蓝步步紧逼

推荐阅读:
  • 有点甜[言情]总裁爹地霸气宠
  • 木木雨[言情]名门掠婚:顾少,你够了
  • 香辣小龙虾[言情]我身上有条龙
  • 小豌豆[乡村]上门女婿
  • 北方有狮人[言情]晚安,参谋长
  • 阿铃[言情]爹地给钱,妈咪借你生娃
  • 浮屠妖[言情]世界第一宠:财迷萌宝,超难哄
  • 许微笑[言情]梦醒不知爱欢凉
  • 楠楠李[言情]娇妻狠大牌:别闹,执行长!
  • 默妍[乡村]亿万婚宠:老婆,你好甜
  •     元冰脑子发懵。

        泽建刚洗完澡,头发还带着水珠,浑身都透着男子的阳刚与沐浴露混合的气息。

        他的双臂有力,胸膛厚实,被他抱住之后,竟让她有种找到了小窝的舒适感。

        元冰的耳根都烧了起来“那……那你抱够了吗?”

        泽建触电一样松开手,元冰逃也似地钻进了洗手间。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关门!

        泽建不得不取了冰啤酒,咕噜咕噜往下灌。

        而元冰一边冲澡,一边问自己准备好了吗?准备好把自己交给他了吗?

        他们已经是合法夫妇了,公婆、弟弟们待她都很尊敬、很亲切,泽建也很好。

        但是她还是没有马上跟泽建圆房的准备。元冰很胆小,即便当初在国外留学过一段时间,可她从小被大头夫妇管教严谨,骨子里就是个保守的,这场婚姻来的突然,她不断说服自己,可以试着跨出一步,但是她

        还是做不到。

        吹干头发出来。

        她看见泽建已经侧身躺在地板上睡着了。

        他看起来乖巧老实,很憨厚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元冰心里忽然就踏实了,爬上床,一夜好梦。

        三日后,元冰回宫,泽建也正常工作,一切好像回到了他们谈恋爱那会儿,元冰多数还是在娘家住着。

        想想眼巴巴地算着日子,等两周后,专门准备了验孕纸,想给元冰送去,又怕唐突了这丫头,正在一筹莫展。倾容下班早,笑着道“这种事顺其自然就好,你这样会给冰冰压力的。她才刚刚领证,那就迫不及待要抱孙子,这样不好,你得给他们小两口一段甜蜜期巩固巩固感情才

        好。”

        想想也明白这个道理。

        但她还是在晚上来了梅园,找了泽建。

        当泽建接过验孕纸,听了想想的话后,吓得手一哆嗦,验孕纸掉在地上了。

        倾容在一边闷笑,不说话。

        想想无语地拍着儿子的肩“你干什么呀,这都什么年代了,生儿育女传宗接代本就是人伦,有什么好害羞的!”

        “不不不、不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泽建可怜兮兮地蹲下去,将东西捡起来,还给想想。

        想想不接。

        泽建唯有老实交代“妈咪啊,我跟冰冰各睡各的,怎么可能怀孕?”

        想想听见这个消息,顿觉惊雷在脑子里炸开了!

        她幻想了半个月的小孙子,还以为在冰冰的肚子里发了芽,结果,连种都没播?

        倾容终于憋不住了“哈哈哈哈哈哈哈!啊哈哈哈哈哈!”

        他知道妻子受了打击,也觉得儿子老实巴交的样子傻憨傻憨的。想想默默接了验孕纸,也无法,心中百转千回,不甘心,却还是叹了口气“那行吧,本来我就怕你傻憨拴不住媳妇,想着法子让你们领了证,这对冰冰来说可能也突然了

        强扭的瓜不甜,你们还是顺其自然相处吧。”

        倾容给妻子举了个大拇指“这就对了,我知道我老婆最明事理!”

        倾容搂着想想就要走。

        想想走着走着,还是不甘心,回头又瞪了泽建一眼“真怂!一点你爸当年的……唔!唔!”

        倾容迅速捂住了想想的嘴,连抱带拽地把想想从梅园带走了。

        北月首都国际机场。

        无数媒体云集,各路闪光灯抓拍。

        北月帝洛倾蓝亲自穿着帝君礼服,带领仪仗团在机场停机坪守候。

        宁国前任国防部部长、大将军王乔夜康,宁国功勋王乔夜康,宁国安郡王乔夜安,乔家三王包机抵达北月,洽谈两国国际跨海大桥的合作事项。

        这次的合作,双方都非常重视,从早期的宣传到现在的第一次会晤,双方都不遗余力造势。

        就目前的情况来看,主动愿意为国际跨海大桥捐款捐物的企业与个人,已经把项目企宣部的电话给打爆了。

        乔家三兄弟下飞机,洛倾蓝亲自上前,与他们走在红毯上,逐一握手拥抱。

        “大伯,二叔,三叔!”

        洛倾蓝与他们打过招呼,四人面对媒体拍照,然后乘坐专车离开。

        大皇宫的议事厅里,他们商讨了整整三个小时,中午有北月特色的宫廷美食招待,下午在大皇宫休息午睡。

        两国媒体炸开了。

        从洛倾蓝将三位叔叔留在大皇宫住宿这一件事上看,就足以说明这次北月非常重视与宁国的合作,也足以说明洛倾蓝非常重视宁国的亲人。

        今天凌冽夫妇情绪不高,两人也不怎么交际,没事就待在套房里。

        但是他们会不约而同地看国际频道的新闻直播。

        沈帝辰夫妇带着小祯祯,时不时过来跟他们打个招呼,见他们这样,心里都很清楚可怜天下父母心。

        北月。

        乔家三兄弟午睡后,下午三点又被北月帝邀请至宴会厅用下午茶。

        一番寒暄热络,倾蓝温声道“款项的事情现在已经落实的差不多了,不知三位叔叔在大桥的命名上有什么想法?”

        乔家三兄弟也看出这次倾蓝非常有诚意。

        原本他们计划,是想让倾蓝承担总工程预算的百分之三十,然后让他发动北月富商捐款,争取能达到百分之四十。

        可是洛倾蓝已经准备好了工程款全部预算的百分之五十。

        小小北月,能做到这一步,非常不容易。

        因为倾蓝有诚意,夜康也不绕弯子,直言不讳“太子殿下说,大桥如果能够顺利竣工,那大桥的命名权交由安安。”

        倾蓝挑了下眉,颇为意外“这是连接宁国与北月之间的跨海大桥,我觉得,起宁北国际跨海大桥这个名字就已经非常贴切了。”

        三兄弟互相看了眼。

        宁北国际跨海大桥。

        宁国在前,北月在后,先有宁国,再有北月。

        这说明倾蓝心里敬重宁国,也有心让北月依附宁国。

        按理说,也可以,但是大桥的命名也可以记录乔家的功勋,主要是记录夜安的功勋,这样才能让夜安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。

        在来之前,他们还在商量,不如就叫夜安大桥,与之前的夜羡大桥血浓于水,一脉相承。夜威眸光微动“陛下的建议非常好,不过,这座大桥本就是连接宁国与北月的跨海大桥,即便不叫宁北国际跨海大桥,它的功能性也还是在的,所以,不如就依太子殿下

        的,等竣工之后再看安安的意思吧。”倾蓝笑着摇头,并不让步“当年,乔家凭一己之力修建了夜羡大桥,确实是为国为民,拥有命名权无可厚非。但是现在,我北月人力财力都出了一半了,这种情况下,命

        名权全都交给你们,恐怕不合适吧?”

        夜安“可是太子殿下说……”

        倾蓝依旧笑的温润如玉“二叔,晞儿把命名权给了你不假,却没说不许你把我们北月的功劳记上去,对不对?

        所以,其实大桥叫什么名字,决定权在你。

        我现在只问,你是愿意、还是不愿意将北月的这一半功,记在大桥的名字上?

        如果二叔愿意的话,我想晞儿也不会反对,他一早就说了命名权由你决定,你就不用再推给晞儿了。”

        夜康微一敛眉,借口去洗手间,却悄咪咪给文琛打了个电话,让文琛探探洛晞的口风。

        此刻,地球的另一边。

        洛晞正带着琉茵在浪漫的西方皇家园林参观游览。

        文琛上前小声汇报着“听说北月这次要出资一半。”洛晞笑的云淡风轻“正常的,二皇伯在外漂泊那么久,偌大的皇宫每天早晚就他自己一个人,可怜兮兮的。他想要玄心公主一胎多宝,不也是因为他受够了在北月高处不

        胜寒?难得有个给他立功的机会,他肯定会孤注一掷、不遗余力去抓住。”

        文琛小心翼翼追加了一句“好像……那边还想要大桥的命名权。”

        洛晞侧面,盯着文琛瞧了又瞧“你先是我的左膀右臂,才是乔家的女婿,这种试探性的话,不必再说。”

        文琛额头冒汗“殿下,我也不是故意帮着乔家试探,事实上这都是那边现在的情况,我也是想及时地把新消息告知您。”

        洛晞这才满意地点了下头,漫不经心道“我原本就没打算让这座大桥叫夜安大桥。

        乔家是要捧着,要尊重,要礼遇,却也不能让他们一家独大,毕竟盛极必衰,老祖宗对乔家还有感情,也不乐意他衰。洛倾蓝即便是皇爷爷、皇奶奶不认的、放弃的孩子,却也是我洛家的男儿,是我二皇兄的亲生父亲,看在皇爷爷皇奶奶对我的宠爱上,看在二皇兄对我的维护上,我也不

        可能放弃他。”

        文琛犹豫“您的意思是?”

        洛晞“安蓝大桥,安邦定国,锦绣蓝图,挺好。”

        文琛心里暗暗生惊。

        果然,君上说的命名权给你交给你,并非真的就随便你怎么起的,这里头弯弯绕绕的学问还挺大。

        他犹豫不决,洛晞却牵着琉茵的手继续参观游览。

        文琛的手机又振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夜康发来短信“殿下的意思问清楚了吗?”

        文琛刚要回复,忽觉如芒在背。

        一转身,就见洛晞正笑颜如花地盯着他“方卿。”

        两个字,点明了文琛的身份。文琛马上回复夜康“殿下说,命名权早就给了二叔,就让二叔自己想,别来问他。” 亲,请记住我们的古言小说网站(www.guyanxiaoshuo.com),聪明人一看就记住了,记不住就收藏咯!

    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