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( Ctrl+D )【www.guyanxiaoshuo.com,网址就是古言小说拼音,聪明人一眼就记住了!】
当前位置:古言小说网>残王霸宠:重生逆天小毒妃> 第103章 出门遇上夜天绝

第103章 出门遇上夜天绝

推荐阅读:
  • 有点甜[言情]总裁爹地霸气宠
  • 木木雨[言情]名门掠婚:顾少,你够了
  • 香辣小龙虾[言情]我身上有条龙
  • 小豌豆[乡村]上门女婿
  • 北方有狮人[言情]晚安,参谋长
  • 阿铃[言情]爹地给钱,妈咪借你生娃
  • 浮屠妖[言情]世界第一宠:财迷萌宝,超难哄
  • 许微笑[言情]梦醒不知爱欢凉
  • 楠楠李[言情]娇妻狠大牌:别闹,执行长!
  • 默妍[乡村]亿万婚宠:老婆,你好甜
  •     事关皇后,左秋成到底不敢将话说的太直白。

        不过,他相信夏倾歌能懂这其中的利害,夏倾歌倒也不让他失望,这点事,她想的明白。

        皇权高位,执掌天下。

        那个位置充斥了太多的诱惑,皇后也好,夜天放也好,其他的皇子也好,他们都明着暗着的,在为那个位置努力,为那个位置争斗。

        夜天绝是战王,名声显赫,深得民心。

        可他双腿残了,就永远与那个位置无缘,如此,夜天放也就少了一个对手。

        而且是最强的对手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她偏偏帮了夜天绝。

        与夜天绝为伍,就是与夜天放和皇后为敌。

        为了除掉他,夜天放不惜用七色魅,在皇宫内对她下杀手,想来皇后也有杀她的心吧?只是,皇后在宫中斗了多年,一言一行都要更谨慎些许,没有名正言顺的理由,没有合适的时机,她不会轻易下手。

        而现在,时机就在眼前。

        皇后老谋深算,她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?

        夏倾歌想的明白,只是,她的心里并没有多少的怕,并不是说她自以为是,觉得皇后奈何她不得,而是怕于她无用。

        她给夜天绝治疗,是为了永生花。

        那是岳婉蓉的命。

        所以,即便早知道皇后和夜天放会视她为眼中钉,她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。

        什么都不会改变。

        况且,相比皇后的“明枪”,她更要防的是夜天放和香雪的暗箭。

        也不知道她准备的东西,是否够用?

        心里将事情想了一个遍,夏倾歌很快就平静了下来,她微微勾唇,缓缓看向左秋成。

        “多谢相爷提醒,这份心意,倾歌自不敢忘。”

        “大小姐如此说,就见外了。”

        他不过是出言提醒,并没有做什么实质性的事,可夏倾歌救的,却是左致远的一条命。

        他怎么担得起夏倾歌的谢?

        左秋成正寻思着,就听到了书房门外,传来了管家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“相爷,瑞公公来了。”

        瑞公公……

        听到这话,左秋成快速看向夏倾歌。瑞公公是皇上身边的人,他来就意味着皇上的旨意来了,在这个时间点上,能有什么旨意来,左秋成如何不明白?

        夏倾歌也懂。

        她勾勾唇,淡然的开口,“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相爷、夫人,一起吧。”

        “好。”

        左秋成叹息着应声,而后率先走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夏倾歌和左夫人,则走在后面。

        之前,左秋成和夏倾歌的一番话,左夫人都听了,虽说她没有夏倾歌通透,可这其中的利害,她也不是全然不知。

        她心里清楚,夏倾歌这一去,只怕要遇上不小的麻烦。

        可惜,相府看着风光。

        但比起太子爷来,就不够看了。

        拉着夏倾歌的手,左夫人叹息道,“倾歌,一旦进了太子府,一定要万事小心。这边,我也会和相爷想想办法的,只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想来即便是左秋成出面,效果也好不到哪去。

        说到底,一切还得看夏倾歌自己。

        夏倾歌如何不明白形势?可这话,左夫人说出来,她觉得心里暖。

        明哲保身。

        这世上,太多人深谙此道。

        左秋成能稳坐相位,在官场中周旋而不倒,定自有几分本事。这保身之道,他如何会不懂?左夫人如何会不懂?

        可是,他们还是表达了心意。

        不管这份心意,是为了她,还是为了左致远,她都记下了。

        浅笑着看向左夫人,夏倾歌低喃。

        “夫人放心吧,倾歌势必小心,我还得回来给三公子治疗呢,在那之前,我会护好自己的小命。”

        说完,夏倾歌也不耽搁,直接去见了瑞公公。

        诚如所想。

        瑞公公带来了圣上口谕,让夏倾歌即刻去太子府,为夜天放诊治。

        皇命难违。

        明知道这可能是虎狼陷阱,夏倾歌也只能接旨。

        之后,瑞公公便催着夏倾歌去太子府,左秋成、左夫人,都暗暗的为夏倾歌捏了一把汗。

        他们一路送夏倾歌和瑞公公出去。

        可他们刚到门口,就见一辆马车停了下来,而这马车夏倾歌再熟悉不过。

        来人正是夜天绝。

        由薛丙川搀着,夜天绝缓缓下车。

        听了夏倾歌的嘱咐,他下了车便坐上了轮椅,一点都没暴露他腿伤的情况。

        “参见王爷。”

        一行人见夜天绝,纷纷行礼。

        夜天绝不爱这套虚礼,他挥挥手让众人免礼,随即开口。

        “没想到瑞公公也在。”

        听到这话,瑞公公恭敬的开口,“回王爷,咱家是奉命来请夏大小姐去太子府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      淡淡的应声,夜天绝缓缓看向夏倾歌。

        之前,他还说让她避着点夜天放和香雪,免得被他们暗算,可现在,她不得不自己送上门去,避无可避。

        夜天放出手够频繁,也够狠。

        好在,夏倾歌见了富家粮铺,有了一番思量,让凉嬷嬷回了府。

        心有灵犀……

        他听着凉嬷嬷传回来的那些话,为夏倾歌和自己想到了一处去,感到高兴。所以忍不住就来了左相府,才正好遇上了。

        暗暗庆幸自己来得及时,夜天绝缓缓道。

        “三哥突染恶疾,本王甚是挂念,既然遇到了,那本王便一同去太子府看看。”

        他的决定,没人能改变。

        说完,他也不用众人回应,而是直接看向了左秋成。

        “左相爷,听闻三公子过阵子需要药浴施针?”

        “是。”

        夜天绝也不绕弯子,“薛神医为本王治伤良久,颇有几分本事,他的银针之术也不算差,想来应该能尽几分力。”

        薛神医……

        左秋成眼睛发亮,他下意识的看向薛丙川。

        要知道,薛丙川可是神医之王,他的医术比之太医院的太医,可要强上许多呢。

        有薛丙川出手,左致远就更多了一份保障。

        “如此,就多谢王爷,多谢薛神医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相爷客气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王爷,老夫还有个不情之请。”

        左秋成目光灼灼的看着夜天绝,郑重道。

        “太子突染恶疾,太医束手无策,夏大小姐虽然医术不错,可到底年轻,经验不足,此去也未必帮得上什么忙。既然薛神医在,不知可否请薛神医陪同夏大小姐一同为太子诊治,想来有薛神医出手,太子定能无恙。”

        左秋成这一席话,听似为夜天放着想。

        可他护的,却是夏倾歌。 亲,请记住我们的古言小说网站(www.guyanxiaoshuo.com),聪明人一看就记住了,记不住就收藏咯!

    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