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( Ctrl+D )【www.guyanxiaoshuo.com,网址就是古言小说拼音,聪明人一眼就记住了!】
当前位置:古言小说网>残王霸宠:重生逆天小毒妃> 第152章 夏明博

第152章 夏明博

推荐阅读:
  • 有点甜[言情]总裁爹地霸气宠
  • 木木雨[言情]名门掠婚:顾少,你够了
  • 香辣小龙虾[言情]我身上有条龙
  • 小豌豆[乡村]上门女婿
  • 北方有狮人[言情]晚安,参谋长
  • 阿铃[言情]爹地给钱,妈咪借你生娃
  • 浮屠妖[言情]世界第一宠:财迷萌宝,超难哄
  • 许微笑[言情]梦醒不知爱欢凉
  • 楠楠李[言情]娇妻狠大牌:别闹,执行长!
  • 默妍[乡村]亿万婚宠:老婆,你好甜
  •     诚如玉珠所言,有些事既然做了,就无法否认。

        老太君先前还有些回不过神来,可是,她也没老糊涂到什么都不记得。

        这玉珠她有印象。

        虽然这几年,玉珠模样有变,可还能依稀看出当年的影子。

        她确确实实是当初,跟在青莲夫人身边的人。

        心里火气上涌,老太君冷声开口,“倾歌,你去割破她的衣服,老身要好好看看,她这些年都做了什么。”

        府宅后院的龌龊事,她知道;青莲夫人颇有手段,她也清楚。

        可是,祸不及子嗣。

        夏倾歌虽说是个女子,可到底是夏明博的种,是安乐侯府的种,老太君就算对她不喜,却也容不得一个贱妾算计她,更何况这

        算计,还是以天命煞星之名……

        这不仅是夏倾歌的耻辱,更是安乐侯府的耻辱。

        夏倾歌闻言,微微点头。

        随手拿过之前,从夏长霖手上拔下来的匕首,夏倾歌手起刀落,锦帛碎裂,青莲夫人身上,堪堪是玉珠所指的位置,一朵朱红

        色的梅花胎记,绽放其上。

        玉珠见状,哭着叩首。

        “王爷明鉴,奴婢所言句句属实,二姨娘表面端庄柔顺,背地里却心肠歹毒,大小姐天命煞星之事,全是她一手策划的,奴婢参

        与其中,罪责难逃,奴婢虽死无怨。只求王爷能还大小姐清白名声,治二姨娘污人清白、以及雇凶杀人之罪,也让玉烟死得瞑

        目。”

        夜天绝闻言,冷冷开口。

        “来人,将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慢着,”夜天绝要动手,可夜天放却适时的开口,阻拦了下来,“七弟别太过心急了,有些事,单凭一面之词就下论断,未免太

        过草率了。”

        这个时候,夜天放还想挣扎。

        夜天绝的眼底,忍不住多出了几分冷意,他淡淡开口。

        “照太子爷的意思,这事该怎么办?”

        “玉珠所言,除了能证明她曾是二姨娘的贴身侍婢之外,什么都证明不了,所谓的夏大小姐不是煞星,一切都是一场阴谋,也空

        口无凭。当然,退一万步说,就算真的能证明,当年的事就是一场阴谋,可如今吴大人已经算出了夏大小姐就是煞星,当年如

        何,也就不重要了。你我是奉父皇之命,前来调查煞星一事的,侯府过去的家事,还是不掺和的好,你说呢?”

        之前处置静仁师太时,夏倾歌用了家事做借口,得到了静仁师太的处理权。

        现在,夜天放故技重施。

        他想撇开青莲夫人的事,重提吴子正所说的煞星北移之说,这点小心思,夜天绝心知肚明。

        微微勾唇,夜天绝冷声开口。

        “太子爷此言差矣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哦?”

        “没人能证明大小姐不是煞星,可是,吴子正被大小姐问到哑口无言,同样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这天命二字,煞星之说,他根

        本说不通,是以,他也证明不了大小姐就是煞星。这事往小了说关乎人命,往大了说关乎社稷,必须从长计议。

        再者说,侯府家事,本王不会插手,也不屑插手,可是,玉珠已经说了,皇城之外十里坡荒冢里,可还埋着一具尸骨呢,既然

        有人命,这就不是一句家事能遮掩的了的。都道是死者为大,我天陵子民死不瞑目,本王这心如何能安?”

        “可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奴婢替玉烟谢王爷。”

        玉珠突然开口,将夜天放满肚子反驳的话,硬生生的给堵了回去。

        夜天放脸色骤然冷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夜天绝偏心夏倾歌,一心维护,与他多纠缠无益,这事还是当机立断的好。否则,今日这一场布置,最后只会是一场空。

        心里寻思着,夜天放冷声开口。

        “二姨娘可以带走,可是,夏倾歌也必须带走,还是那句话,就算当初的天命煞星之说子虚乌有,可今日的翻龙石刻示警,却是

        事实。她是不是煞星,一个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说了不算,这事还是回了宫里,由父皇召集钦天监众人,一一说明吧。来人…

        …”

        听着夜天放的话,之前退下去的御林军,再次冲了上来。

        不顾夜天绝的反对,夜天放厉声道。

        “将夏倾歌抓起来,带走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太子爷好大的火气。”

        夜天放话音才落,就听到门外,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。这一声,别说让夜天放诧异,就是夏倾歌,也有些惊讶。

        这声音……是夏明博。

        他居然这个时候回来了。

        夏倾歌根本没有算计过,这个时候夏明博会回来,她也没有去盘算过,这种情况下,夏明博站在她这边的几率到底有几分。

        她的心里,不免有些慌。

        下意识的看向夜天绝,只见夜天绝勾唇,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。

        那样子,仿佛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。

        夏倾歌不知道夜天绝还有什么安排,可是,看着他那眼神,她的心到底不像之前那么慌了。

        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

        且走一步看一步吧。

        心里寻思的这片刻,夏明博已然进了正厅,拱拱手算是冲着各位皇子行了礼,之后,他的目光直接落在了夏倾歌的身上。

        夏明博也是带过兵、上过战场的人,他的骨子里,散发着一种凌厉。

        对上夏明博的眸子,夏倾歌倒不怯懦。

        相反,她还有几分好奇。

        这个时候,夏明博不应该将泪水盈盈的青莲夫人,小心翼翼的扶起来,温言软语低声安抚吗?他这连看也不看青莲夫人一眼,

        完全将她当空气的模样,是……听到之前的一切了?

        心里正寻思着,夏倾歌便听到夏明博开口。

        “丫头,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
        夏明博应声,眼睛也微微泛红。

        之前,他在外面已然听到了一切。若不是夜天绝交代过,不到最后不得出来,他还不知道,夏倾歌受了这么多的委屈。他也从

        未想过,当年带回来的温温婉婉的凌月娥,居然这般蛇蝎心肠。

        还有夏婉怡……

        那女儿,真真是随了凌月娥的性子,居然联合静仁师太,想要逼死夏倾歌。

        夏明博心里有多恼怒,就有多心疼夏倾歌。

        只是,他不善言辞。

        抬手拍了拍夏倾歌的背,算是安抚,之后他凌厉的眸子,凛然的看向夜天放。

        “太子爷,想带走本侯的女儿,可曾问过本侯的意见?” 亲,请记住我们的古言小说网站(www.guyanxiaoshuo.com),聪明人一看就记住了,记不住就收藏咯!

    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