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( Ctrl+D )【www.guyanxiaoshuo.com,网址就是古言小说拼音,聪明人一眼就记住了!】
当前位置:古言小说网>残王霸宠:重生逆天小毒妃> 第158章 血债血偿

第158章 血债血偿

推荐阅读:
  • 有点甜[言情]总裁爹地霸气宠
  • 木木雨[言情]名门掠婚:顾少,你够了
  • 香辣小龙虾[言情]我身上有条龙
  • 小豌豆[乡村]上门女婿
  • 北方有狮人[言情]晚安,参谋长
  • 阿铃[言情]爹地给钱,妈咪借你生娃
  • 浮屠妖[言情]世界第一宠:财迷萌宝,超难哄
  • 许微笑[言情]梦醒不知爱欢凉
  • 楠楠李[言情]娇妻狠大牌:别闹,执行长!
  • 默妍[乡村]亿万婚宠:老婆,你好甜
  •     夏倾歌的话里,带着浓郁的嘲讽。

        青莲夫人听着,脸色不禁更难看了几分。

        “你胡说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是不是胡说,你心里清楚就好,不过念在你跟我斗了这么久,都要斗出感情来了的份上,我提醒你一句,色衰爱弛,二姨娘

        今日的模样,早没了当日当歌姬时候的风采,你想在爹面前玩弄美色诱惑,小心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”

        色衰爱弛……

        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,何其残忍?

        青莲夫人想着,她几乎是下意识的抬手,想去摸摸自己的脸,可是突然看着夏倾歌眼里的讽刺,她又猛地将手收了回去。

        眼神,犀利如刀,她冷冷的开口。

        “我的事不用你管,你滚。”

        “脾气这么暴躁,真不知道,这些年你在爹和祖母面前故作温婉,到底有多辛苦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你想让我滚,其实,我又何尝愿意在你这催情香糜烂的屋子里多待。只是在走之前,我有一样东西要送你,想来你看了,一定

        会很惊喜的。”

        夏倾歌说着,眼里缓缓溢出几分邪魅的笑来。

        她冲着素心伸手。

        素心会意,立刻将一个梨花木的小匣子,递到了夏倾歌的手上。

        夏倾歌将匣子打开,里面露出来的,赫然是一件贴身小衣。红色的锦缎上,绣的鸳鸯戏水,灵动逼真……

        这小衣,青莲夫人认得。

        是她的。

        那日,她派人去排云阁,想要毁了夏倾歌为夜天绝准备的药,从而陷害夏倾歌,让她万劫不复。可是,她派去的人没得手不说

        ,反而被夏倾歌搞大了动静,一直到最后,追查到她的房间,才发现了那浑身赤条条的男人。

        她心里清楚,这都是夏倾歌的诡计。

        可是,人言可畏。

        当晚她便用强势手段,那男人处理了,至于府里看到这一幕的下人,她能发卖了的发卖,不能发卖了的,就用银子封了口。

        本以为这事过去了,可青莲夫人没成想,夏倾歌还有后手。

        看向夏倾歌,她眼里恨意浓浓。

        “你想怎么样?”

        “我还以为,二姨娘看了自己的东西,会喜不自胜,进而冲上来强抢呢。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青莲夫人咬着唇,没有开口。

        若是可以,她如何不想抢?这东西在夏倾歌手上,就是个隐患。

        可她打不过夏倾歌。

        动手,只会让自己更被动,她这点脑子还是有的。

        将青莲夫人的心思都看在眼里,夏倾歌也不卖关子,她直接开口。“放心吧,我可没有兴趣,去爹面前,讨论你的床笫之事。之

        所以给你看这东西,不过是因为,我想知道一件事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        嫌弃的将小衣扔回到匣子里,夏倾歌起身,一步步走到青莲夫人身边。

        四目相对,她冷冷的开口。

        “我要你亲口告诉我,我娘身上的毒,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    听着夏倾歌的话,青莲夫人如遭雷击,惊恐在心底蔓延,她半晌都回不过神来。

        夏倾歌知道了?

        可夏倾歌回来时,岳婉蓉中毒已深,没有人透漏消息给她,她怎么可能知道?

        一时间,青莲夫人心里千回百转。

        看着她的模样,夏倾歌秀眉轻挑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,不好说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我不知道……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”避开夏倾歌的目光,青莲夫人慌乱的看向一旁,再顾不得什么小衣不小衣的,她冷冷的

        开口,“夏倾歌,我知道你有几分本事,可你也别想冤枉我,你娘的毒我不清楚,一点都不清楚。”

        “冤枉你?”

        呢喃着这三个字,夏倾歌的脸上,缓缓露出一抹冷笑。

        她微微弯下身子,低声道。

        “天命煞星的名声,我背了好几年,到头来却是一场阴谋,这种冤枉何等屈辱?人说:己所不欲勿施于人,我最看不得的就是别

        人受冤枉。你既然说我冤枉你,那我就试试好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试……试试?”

        慌乱无措,青莲夫人觉得,自己的心几乎都要跳出来了。

        她找不回自己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眼前的夏倾歌,根本不像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女人,她更像也一个杀神。

        夏倾歌也不绕弯子。

        随手从袖口中,拿出一个青绿色的瓷瓶,她缓缓从里面倒出来一颗红色的药丸。

        “我娘中的毒叫噬血草,生长在严寒阴冷之地,以血供养,三年才出一株,噬血草全身是毒,其中以果实毒性最强,只要小半颗

        果实,就能将人身上的血一点点吸干。你大约没见过我娘最憔悴时候的模样,日日被病痛折磨,瘦到骨头硌人……你能想到,

        那是什么滋味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放心,你很快就会知道的。”

        将红色的药丸,递的离青莲夫人更近了两分,夏倾歌邪笑着开口。

        “为了让你更能体会我娘受的苦,我特意托人从严寒之地,取了一枚噬血草的果实,并加以提炼毒性,得了这一颗药丸,我叫它

        血债血偿。二姨娘,你说我冤枉你,那咱们就试试,若是你在这血债血偿的毒性侵蚀下,还能一口咬定,我娘身上的毒与你无

        关,那我就信你,可好?”

        血债血偿 ……

        单单这四个字,便如同狂涌的浪潮一样,一点点的冲击着青莲夫人的心里防线。

        看向夏倾歌,她几近崩溃。

        这一刻,她心里的恐惧,远比老太君要惩罚她的时候,要浓郁的多。

        连连摇头,青莲夫人哽咽开口。

        “不……不要,我不知道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倾歌,你不能这么做,我是你爹的女人,是二姨娘,你这么对我你爹若是知道了,

        肯定不会放过你的,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青莲夫人喋喋不休的说着,她想为自己寻求一线生机。

        可这些话于夏倾歌来说,一点用都没有。

        微微勾唇,夏倾歌邪魅一笑。

        “二姨娘,你我不是一类人,你做了事之后,就畏畏缩缩的不敢承认,而我……既然做了,就不会怕。你说我爹不放过我,那我

        们拭目以待好了,而你……服药吧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不要……我不要,那毒和我没有关系,我真的不知道,我什么都……”

        声音,戛然而止。

        夏倾歌手指微弹,那药丸已然趁着青莲夫人张口的瞬间,滑进了她的嘴里。

        药丸入口即化。

        一股甜腥的血味,在唇齿间不断蔓延。 亲,请记住我们的古言小说网站(www.guyanxiaoshuo.com),聪明人一看就记住了,记不住就收藏咯!

    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