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( Ctrl+D )【www.guyanxiaoshuo.com,网址就是古言小说拼音,聪明人一眼就记住了!】
当前位置:古言小说网>残王霸宠:重生逆天小毒妃> 第343章 想要夏长霖,用夏倾歌换

第343章 想要夏长霖,用夏倾歌换

推荐阅读:
  • 有点甜[言情]总裁爹地霸气宠
  • 木木雨[言情]名门掠婚:顾少,你够了
  • 香辣小龙虾[言情]我身上有条龙
  • 小豌豆[乡村]上门女婿
  • 北方有狮人[言情]晚安,参谋长
  • 阿铃[言情]爹地给钱,妈咪借你生娃
  • 浮屠妖[言情]世界第一宠:财迷萌宝,超难哄
  • 许微笑[言情]梦醒不知爱欢凉
  • 楠楠李[言情]娇妻狠大牌:别闹,执行长!
  • 默妍[乡村]亿万婚宠:老婆,你好甜
  •     第章 想要夏长霖,用夏倾歌换

        见状,素语、素纯两个丫头,迅速上前。

        一个攻击赫连胜,一个护住夏倾歌,两个人双管齐下,倒是迅速将夏倾歌拉回到了安全区域。

        赫连胜见状,愈发的恼怒。

        “广儿,把这丫头带走。”

        今日,就算是抢,他也要带走夏倾歌。

        本来,他还打着求娶的幌子,念着几分颜面,可如今看来,不论是夏倾歌还是老太君,都一样的不识抬举,这面子也没必要留了。

        抢人……

        这举动虽然鲁莽,可是,赫连胜却不糊涂。

        这么做,其实于他们的状况而言,并没有太大的影响。

        因着金矿的事,夜天放的太子之位岌岌可危,墙倒众人推,又有那几个虎视眈眈的皇子,这次夜天放想保住位子全身而退,可能性微乎其微。这种情况下,他们只能铤而走险,若是万不得已,直接反了也未尝不可。

        矿脉图的传闻,让他损失了一批死士。

        虽说众人都说,这矿脉图是夏倾歌捏造出来的,是诱敌之计,可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。

        若是真有反的那一日……

        那这一丝一毫的机会,他都不会给皇上,给那些皇子留。

        夏倾歌必须抓。

        消息,他必须确认。

        当然,等他确认了信息之后,就会将夏倾歌扔进上官义那老东西的床上。

        夏倾歌不是帮着上官嫣儿,阻挠夜天放和上官家联姻吗?夜天绝不是借着夏倾歌的关系,想要搭上上官义这条线,求得一线支持吗?

        他倒要看看,夏倾歌和上官义滚到了一起,夜天绝还能不能和上官家站在一条线上?

        权势,女人……

        夜天绝想两全其美,做梦!

        赫连胜心思龌龊,只不过,夏倾歌并不知道,而一旁的老太君,也没有往这么肮脏的地方想。

        只是,见着赫连广也出手,夏倾歌随即将熬战叫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而老太君也趁着这个工夫,给简嬷嬷使了个眼色,一旁侍候的简嬷嬷,不动声色的退了出去,没多大一会儿,就带着安乐侯府的下人,将这正厅围了个严严实实。

        这些人,于赫连胜、赫连广没有任何的威胁。

        只是那熬战……

        几番交手下来,他们都没占到一点的便宜。

        赫连胜体力不支,率先住了手,而赫连广,则是被熬战打坐在了椅子上,不得不罢手的。

        海云舒见状,脸色铁青,她厉声咆哮。

        “老太君,这就是你们安乐侯府的待客之道?”

        质问,寒厉。

        然而,还不等老太君开口,夏倾歌就冷笑着回应道,“赫连家的做客之礼,似乎也没好到哪去。”

        “夏倾歌你别不识抬举。”

        “这就不劳赫连夫人劳心了,总归,我不会进你们赫连家的门,丢脸也丢不到你们赫连家就是了。”

        话,夏倾歌说的直白。

        三言两语,她就气的海云舒发飙。

        “年纪轻轻就如此蛮横,你真以为我们擎儿能看得上你?要不是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住口。”

        就在海云舒的话,要脱口而出的瞬间,赫连广急忙开口,将她的话打断了。

        有些事,可以大家心知肚明,却不能拿到明面上来说。

        今日的事,就是如此。

        海云舒听到赫连广的声音,也知道自己是气过头了,努力调息,压下自己的火气,她冷冷的瞪了夏倾歌一眼,随即坐到一旁不再开口。

        倒是赫连广,看向老太君道。

        “老太君,你确定不想与赫连家结亲?要知道,不论事态怎么发展,与赫连家交好,于安乐侯府而言,都没有害处。”

        人说:在商言商。

        其实,这官场上的人,或许比那奸商,还要更会筹谋算计几分。

        赫连广见动手不行,边又回到了起点。

        上兵伐谋,攻心为上。

        他这是要攻老太君的心。

        只是,老太君年岁虽然大了,却也不是个老糊涂,赫连广所说的不论事态怎么发展,于安乐侯府都没有坏处,她能理解。左不过就是夜天放荣登大位,赫连家一荣俱荣,她安乐侯府也能跟着沾光,而一旦夜天放反了,那赫连家凭着多年的谋划积淀,还有那镇东军旧部,也能争一席之地。

        这天下,从来都不是一成不变的。

        能有天陵,也能有其他。

        这话,老太君听得懂,可是,有人没有底线,但她这老婆子有。

        眸光缓缓在赫连胜、赫连广身上扫过,老太君脸上浅笑盎然,“从赫连大人对倾歌动手的那一刻开始,这脸皮也就已经撕破了,话……老身不妨说的更明白一些,安乐侯府的女儿,宁可一世不嫁,也不会和赫连府扯上关系。”

        “老太君,水满则溢,话说的太满,后果你可能承受不住。”

        这话,出自赫连胜之口。

        他的话,向来比赫连广要霸道,里面威胁浓郁。

        听着这话,赫连广低声附和道。

        “老太君,我爹的话说的虽直,可这就是事实。事情闹到了这个地步,我也不瞒着你,夏长霖被送去西北大营没多久,就被派出去执行任务,人受重伤,是赫连家的人救了他。现在,他就在赫连家的人手上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长霖……”

        老太君呢喃着,她猛地起身。

        许是起的太过着急,也许是担忧太浓,在站起的那一瞬,她的脑袋有些晕,身子也有些晃。

        夏倾歌见状,快速上前扶了她一把。

        “祖母……”

        老太君听着夏倾歌的,下意识的看了她一眼,她的眼里,闪过一丝不明的情愫,而后很快又看向了赫连广。

        “你对长霖如何了?”

        “以前没如何,至于以后如何,就得看老太君的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意思,老太君应该明白,不过,我也不介意说的更明白一点。老太君若想要夏长霖这个孙子,平安的回到安乐侯府,明日一早,就自己抬顶小轿子,将夏倾歌送去赫连府,今夜的事,我们全当没有发生过。可若是明日,我们见不到人……那老太君……你就等着给夏长霖收尸吧。”

        话音落下,赫连广上前搀扶住赫连胜,随即带着海云舒一起,在安乐侯府众人的防备中,快速离开了。

        只是,安乐侯府的气氛,却没有随着他们的离开,而有丝毫的好转。

        相反,这里一片冷寂,瘆人的厉害。 亲,请记住我们的古言小说网站(www.guyanxiaoshuo.com),聪明人一看就记住了,记不住就收藏咯!

    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