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( Ctrl+D )【www.guyanxiaoshuo.com,网址就是古言小说拼音,聪明人一眼就记住了!】
当前位置:古言小说网>残王霸宠:重生逆天小毒妃> 第448章 朕若把你许给老四,如何

第448章 朕若把你许给老四,如何

推荐阅读:
  • 有点甜[言情]总裁爹地霸气宠
  • 木木雨[言情]名门掠婚:顾少,你够了
  • 香辣小龙虾[言情]我身上有条龙
  • 小豌豆[乡村]上门女婿
  • 北方有狮人[言情]晚安,参谋长
  • 阿铃[言情]爹地给钱,妈咪借你生娃
  • 浮屠妖[言情]世界第一宠:财迷萌宝,超难哄
  • 许微笑[言情]梦醒不知爱欢凉
  • 楠楠李[言情]娇妻狠大牌:别闹,执行长!
  • 默妍[乡村]亿万婚宠:老婆,你好甜
  •     第章 朕若把你许给老四,如何

        这话,皇上问的太过直白,他看向夏倾歌的眼神,也十分的凌厉。

        夏倾歌没有回避的余地。

        她缓缓抬头,对上皇上的眸子,“回皇上,倾歌以为,战王爷他不会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是吗?”

        叹息了一声,皇上这才缓缓继续。

        “人说:亲无过父子,然广逆恒有,你如何敢这么肯定的说他不会?”

        “广逆恒有,可不人人为广,人也说恩无过君臣,可莽奸拂绝,但也不是人人为莽,不是吗?

        战王爷对皇上如何,其实皇上心里有数,否则皇上也不会将京基大营的兵权交给他,同样,若是皇上真的不信任战王爷,依照宁可错杀一千,不能放过一个的原则,这会儿战王爷也不会只是在天牢里被关着,而是早成为一具尸体了。

        皇上问倾歌,为的不是一个答案,而是一种认同。皇上期待这些话从倾歌的嘴里说出来,来证明皇上心中所想,都是对的。”

        这些话,夏倾歌说的笃定。

        皇上听着,不由的笑笑,“你倒是聪慧,朕的心思,一点都瞒不过你。”

        “皇上说笑了,倾歌不懂的事多着呢,比如,现在倾歌就不太懂,皇上坐下来跟臣女说这些,为的是什么?”

        她可不觉得,皇上是在跟她闲话家常。

        他们没有那么好的交情,现在,也不是闲聊的好时机。

        听着夏倾歌的话,皇上低声开口。

        “你觉得朕想说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倾歌不知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不知?”皇上微微摇头,显然是不信的,不过他也没纠缠,只是话锋突转,“朕听闻,你最近和老四走的很近,而且还和他一起去了天牢,见过老七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是。”

        “那你觉得,老四和老七,谁更值得信任?谁又更值得你信任?”

        听着皇上的问话,夏倾歌眉头紧蹙。

        说不清是为什么,听着皇上这话,她的心头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,而且特别的强烈。

        抿着唇,她半晌才开口。

        “倾歌不太懂皇上的意思。”

        “朕的意思是,如果朕下旨,将你许给老四,你是否愿意?而老七那边,是不是会有些其他的动作?”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寝殿外。

        并不知道里面发生的一切,见夏倾歌进去许久都不出来,姚婧之不禁有些心急。

        “爹,夏大小姐他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别急。”

        打断姚婧之的话,镇国公冲着他微微摇头。

        这外殿里,虽然嫔妃们都退下去了,去了偏殿,可还有皇子、臣子在,外加上侍候的太监、丫鬟,人多口杂,这不是说话的地方。

        夏倾歌不是个一般人,看她进去时候的模样,就知道她胸有成竹。

        如今这局势,困不住她。

        姚婧之着急的询问,不会给夏倾歌带来帮助,相反,还可能会给她带来麻烦。

        镇国公一共就说了两个字。

        可他的意思,姚婧之明白,但明白不意味着冷静,更不意味着安心。

        脸上,焦急神色不减,他忍不住向寝殿里张望。

        可就在这个时候,夜天宇缓缓走到姚婧之身前。

        “姚世子,不置可否进一步相谈?”

        对于夜天宇,姚婧之并不算熟悉,细细的说来,他们并没有什么近距离闲聊的交情,尤其是在皇上遇刺的这种敏感档口,姚婧之对夜天宇,心里多少也有些排斥。

        再加上,姚婧之知道,上官嫣儿的事,也有夜天宇的手笔,因此,他对夜天宇,就更没有好感可言了。

        不过表面上,倒是看不出什么。

        耐着性子,冲着夜天宇微微伸手,姚婧之低声道,“大皇子请。”

        “请。”

        话音落下,夜天宇便率先出去了。

        姚婧之在后面,他看了镇国公一眼,“爹,你等我,我去去就回。”

    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        左右在这等,姚婧之也是干着急,倒不如让他出去转转。

        身在皇家,没有谁是简单的,大皇子亦是如此,既然大皇子相邀,姚婧之去看看,也能试探出一些东西来。

        得了回应,知道镇国公的意思,姚婧之点点头,这才快速跟上夜天宇。

        乾元殿外的小凉亭。

        夜天宇带着姚婧之过来,便朗笑着开口。

        “许久未见,姚世子似乎和夏大小姐走的很近了?”

        听着这话,姚婧之的脸色,不由的暗了暗。

        “大皇子,这话可不能乱说,本世子只是佩服夏大小姐医术,更佩服她做事坦荡,故而不信她会行刺皇上,仅此而已。若说走的近,那断断谈不上,还请大皇子慎言,免得这话落入了有心人的耳中,徒生事端。本世子倒是无所谓,可平白污了夏大小姐的清誉,这可不好。”

        姚婧之的话,说的凛然又强硬,夜天宇听着,不禁勾唇。

        微微靠近姚婧之几分,他低声开口。

        “姚世子,本王也只是随口说说,你这么认真做什么?还是说,你的心里,真的有什么异样的心思?”

        “大皇子找本世子来,若只是想做这些无畏的调侃,那恕本世子不能奉陪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姚婧之转身欲走。

        可就在这时,他听到夜天宇淡淡的开口。

        “你知道,是谁带走了上官嫣儿,从而让上官家和安乐侯府、以及老七反目的嘛?”

        这,姚婧之当然知道,也正因为知道,他才更厌恶夜天宇。

        缓缓抬眸看向他,姚婧之冷声道。

        “大皇子跟本世子说这些,是什么意思?”

        “没什么特别的意思,本王只是想托姚世子,提醒夏大小姐一声,某些人有毒,靠近了只会万劫不复。她脸上的伤疤、老七的牢狱之灾、还有今日的刺杀嫁祸之祸……说来,都是因为她靠近了不该靠近的人。”

        这话,夜天宇说的含蓄,可姚婧之如何听不明白?

        夜天宇是说,祸起夜天承。

        姚婧之当然知道,夜天承心怀叵测,为人狡诈,又懂得隐忍,能无所不用其极,不是什么好货色。

        可是同样,夜天宇也没好到哪去。

        夜天宇这招挑拨,想要利用他撺掇夏倾歌,借夏倾歌的刀对付夜天承,这招数太烂。

        心里想着,姚婧之勾唇一笑。

        “大皇子睿智,本世子望尘莫及,大皇子所说的事,本世子十之一二都理解不了,这传话的事,自然也做不来。若是大皇子真有什么话,要提醒夏大小姐,还是亲自去和她说比较好,免得本世子传错了话,耽误了大皇子的大事。”

        话音落下,姚婧之迅速往凉亭外走。

        可就在这时,夜天宇开了口,“姚世子留步,本王还有另外一件事,要和你谈。” 亲,请记住我们的古言小说网站(www.guyanxiaoshuo.com),聪明人一看就记住了,记不住就收藏咯!

    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