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( Ctrl+D )【www.guyanxiaoshuo.com,网址就是古言小说拼音,聪明人一眼就记住了!】

第1929章 少见

推荐阅读:
  • 有点甜[言情]总裁爹地霸气宠
  • 木木雨[言情]名门掠婚:顾少,你够了
  • 香辣小龙虾[言情]我身上有条龙
  • 小豌豆[乡村]上门女婿
  • 北方有狮人[言情]晚安,参谋长
  • 阿铃[言情]爹地给钱,妈咪借你生娃
  • 浮屠妖[言情]世界第一宠:财迷萌宝,超难哄
  • 许微笑[言情]梦醒不知爱欢凉
  • 楠楠李[言情]娇妻狠大牌:别闹,执行长!
  • 默妍[乡村]亿万婚宠:老婆,你好甜
  •     顾沫还没消化赵成渊来骂她的事情,还在疑惑赵成渊是怎么知道的?她这段时间根本没出门,赵成渊的手再长,也不可能伸到燕宅来,难道是家里有人把这件事告诉了赵

        成渊?

        顾沫不由得头疼,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听到了门口传来细微的动静。

        顾沫狐疑的起身,走到门边。

        “谁?”

        门外的动静立刻就变大了,顾沫连忙开门,就看见落荒而逃的小雨。

        顾沫皱眉,喊道,“站住,小雨,你有什么事情找我直说就好了,何必鬼鬼祟祟的。”

        闻言,小雨止住脚步,仍然是心虚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顾沫缓缓走到了小雨的面前,拉着她的手,“我知道你心眼不坏,你是无意间听到我说的话的吧?”

        小雨迟疑了一下,然后点点头。

        她以为要被顾沫批评一顿,谁知道顾沫居然这么温柔,让她一时间失了神。

        顾沫拍拍她的肩膀,“那你告诉我,你都听见了什么?”

        小雨慌张了,眼神都在闪躲,她真的很不会伪装,“该听见的,不该听见的,我都听见了。”

        顾沫笑笑,“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,我就是很好奇,你为什么要跑?明明我也没说什么敏感的话题。”

        小雨垂着头,“顾沫姐,其实我也觉得没什么,只是我害怕你以为我是故意去偷听的,所以我就跑了,现在看顾沫姐你不介意,我就安心了。”

        顾沫盯着小雨的眼睛,她现在只相信两个人,一个是杨琪琪,一个是江暮深,她很担心小雨是谁派来的奸细,她真的是怕了。“小雨啊,不是我容不下你,只是现在是非常时期,我没办法容下你,所以,你离开吧。我调查过了,熙雯最近已经不再为视频烦恼了,她现在有别的事情要忙,你离开燕

        宅,也不会有危险的。实在不行,你就出国。”

        顾沫没有精力去排查一个人的嫌疑,她的身边只能容下杨琪琪和江暮深。其他的人,她不会相信!

        她现在就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,再加上赵成渊出院,最近频繁骚扰她,她变得更加敏感。

        小雨一下子就急了,一把抓住顾沫的手臂,“顾沫姐,我求求你别让我离开,我真的不会给你带来麻烦的,我要是离开了燕宅,熙雯指不定怎么虐待我。”顾沫微微敛眉,“可是你要明白,我没有收留你的义务。我实话跟你说,我现在也是寄人篱下,虽然燕少夫人是我的好姐妹,她对我有恩,我更该懂事点,不给她带来麻烦

        啊,所以,你离开吧。”

        人情世故谁不懂,只是小雨更加在意自己的安危,她死乞白赖的留在燕宅,就是不想死的太快。

        顾沫心意已决,她坚决的说道,“我是绝对不能再留你了,当初是我让你留下养伤的,现在你的伤好了,你也该离开了。”

        小雨看顾沫这么坚决,心灰意冷,她的手放下了。

        顾沫也不是铁石心肠,她叹了一口气,“你离开之后,好好生活,好了,我要回房间了。”

        说完,顾沫离去。

        小雨也挺自觉的,顾沫不肯留下她,她死缠烂打反而不好看,她要赶紧准备出国了,免得被熙雯盯上。

        因为赵成渊的原因,顾沫不想出门,李琳在电话里面跟顾沫也说不清工作的事情,所以李琳今天来了燕宅。

        今天,燕捷下班也挺早的。

        一大伙人在一起吃了顿晚饭,现在是休息时间。

        李琳在顾沫的房间里面,聊工作的事情,燕捷陪着杨琪琪在客厅看电视。

        江暮深本来是在顾沫房间里面的,他现在帐篷都不睡了,直接睡沙发上。

        因为顾沫要和李琳聊工作,他就出来了。

        靠在沙发上的杨琪琪和燕捷,都察觉到了今天江暮深的情绪不对劲。

        杨琪琪捅了捅燕捷的胳膊,“江暮深是怎么回事?闷闷不乐的,他平时不这样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媳妇,你觉得你这么关注一个男人,你老公我不吃醋吗?”

        杨琪琪神情复杂,“我没有特别关注他。你在胡乱吃醋!”

        燕捷挑眉,“嗯?没有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当然,我啊,眼里只有燕大叔一个男人,我之所以察觉到江暮深情绪不对劲,是因为女人天生直觉就是很准的,你不要想太多了。”

        听到杨琪琪的解释,燕捷满意的点点头,倒不是因为杨琪琪说的有多么好听,只因为那一句,眼里只有他燕捷,他就心满意足了。

        燕捷对着不远处坐在窗边的江暮深说,“江暮深,你过来一下。”

        江暮深晃了神,他原本在发呆。

        “燕董,你找我?”江暮深问道。

        燕捷点头,“你看起来不对劲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      江暮深笑了笑,“燕董,瞧你说的,我能有什么事?只是在想一些事情罢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聊聊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不了,燕董,有些事情,您还是别知道的好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你既然不想说,那我也不逼迫你,去吧。”

        江暮深颔首,离开。

        杨琪琪用杂志挡着脸,生怕燕捷说是杨琪琪要问他怎么回事。江暮深走了,她缓缓拿下挡着脸的杂志,看着燕捷,“我们女人啊,要是遇到了什么事情,一定会找小姐妹倾诉的,毕竟我们是女人嘛,一个人承受不来,喜欢听小姐妹的

        意见,但是你们男人好像什么事情都喜欢一个人扛着?你们不累吗?”

        燕捷笑了笑,“说出来有什么用?只会觉得自己没用,所以能自己扛着就自己扛着,男人是很好面子的。不过,我还从来没见过江暮深这个样子。”

        杨琪琪摩挲着下巴,“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    “你再关心他,我可真的要生气了。”燕捷哀怨的目光看着杨琪琪。

        杨琪琪笑出声,一把抱住燕捷,像一只粘人的奶猫,“好了,我就是随口问问,我不再管他的事情了,别生气哦。”燕捷很满意杨琪琪软软糯糯的样子,平时他可是很少见的。 亲,请记住我们的古言小说网站(www.guyanxiaoshuo.com),聪明人一看就记住了,记不住就收藏咯!

    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